顾榆_

啵。

笑死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アメ:

之前的点图po里面 @松鼠Z  和 @扛起小熊猫就跑的篱笆 点的溜肩梗(不知道有没有圈到前面那位gn!)

把两个人的拼在一起画了个这个

总之打了个cp tag但是其实并不是特别明显哈哈哈哈

点图的po走这里

兔野:

商品小精靈系列~

p1-2 大野退熱貼

p3-4 櫻井辭典

p5-6 相葉暖寶寶

p7-8 二宮存錢箱

p9-10 松本藥箱

肉愣是码了一半停了 请大家用鞭子打我

望周知

GACHA二次元社区:

我们的好兄弟LOFTER今天被爆出解散谣言,请大家不要轻信,

LOFTER官方已经辟谣啦,LOFTER只是正常的组织架构调整,提升运营效率为了更好的服务大家,以后还会和大家在一起的(づ ̄3 ̄)づ

请放心,作为好基友,我也不可能让他走的呢33

我看不懂

准格尔盆地:

 末子车!!慎点!!慎点!!


我觉得不放外链应该不要紧【懒


和相方合绘的末子,车

相方车速太快我快跟不上【心跳过速

J- @限量听装加多宝 

N-我

【教程】手机lofter如何设置超链接

码!

影年君:

骨央:



🐴,学习一下




堇斤:







与tag无关致歉_(:з」∠)_但是看到很多姑娘不会用手机发超链接的样子,这样的话阅读也比较费力,因此还是斗胆发出来了。
很重要的一点!方法来自百度!
如果觉得这样不好的话我会把tag删掉!对不起!QWQ








格式如下
先打出<。a。 targe。t。=(请自行去掉句号)








注意a和target之间有空格,其他地方均没有空格








接着="_blank" rel
然后="nofollow" href
然后="要放的链接" >
接着写出“链接说明文字”
最后打<。/。a。>








不连着一起打的原因是这些代码一起打出来就会自动生成链接_(:з」∠)_








不知道能不能看的到,总之先试试吧
范例:
随便丢个链接








最后,手机自带剪贴板很方便w强推





【末子】尾巴

樱井翔发现松本润和二宫和也闹别扭了。
本来两人腻歪得要死,现在在休息室里两人对上眼也会哼的一声然后别开脸。
虽然不知道那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松本润和二宫和也在休息室里并排坐着。樱井翔靠在墙上和相叶雅纪面对着他们两个的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在聊天的间隙中,樱井翔发现表面上看似闹别扭的两人在桌下牵起了小手。他们T恤衫下露出的细长恶魔尾巴像是玩闹一样,两条缠在一起扭来扭去。


看来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这么差嘛。

胸柿炒贱:

说起nino的会撒娇

J:“撒起娇来自然的对方都发觉不到”

【末子】智齿

鲤。:

*所有相关知识来源于百度


若有错误请指出




01




“啊,好痛。”




樱井翔从快见底的碗里抬起头,正看见二宫和也左手托着腮,小脸皱成一团。




“不是吧,那么大还蛀牙?”




“你才蛀牙,”二宫瞪了他一眼,表情郁闷,“医生说是智齿。”




“那这些你都不吃了?”




樱井噢了一声,目光放在二宫面前几乎未动的那碗荞麦面上。




“吃吃吃,就知道吃,”二宫嫌弃地把碗往前推了一点,“我拜托你的事怎么样了?”




“现在不是旺季,合适的房子很少呢。”他吸溜完最后一口面条,把二宫那碗挪过来,满足地喝了一大口汤,“我记得你住的那地方地段价格都很好啊,怎么那么着急要搬走?”




二宫正让服务员再多上一碗汤,漫不经心地敷衍道,“我嫌钱太多了,不行吗?”




“你是不是和松润吵架了?”




樱井突然抬起头,黝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嘴里咬着东西有些含糊不清。




“什么?”二宫怔了一下。




“我说,你是和松润吵架了吧?”樱井吞下食物,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遍,认真得像星期一晚间的新闻主播。




“才没有呢。”二宫皱起眉头否认,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总之,房子的事还是拜托你了,越快越好。”




没有才怪。




樱井腹诽道。明明是个有些嫌麻烦的人,住了好多年的地方要搬就搬,还让他先不要告诉松本润,这不是吵架是什么。




见二宫一脸烦躁,樱井满肚子的话又咽了回去,只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




02




他们当然没有吵架。




仔细回想起来,他和松本润吵架的次数几乎屈指可数。




小时候多半会为了你抢了我没看完的漫画,我报复说你新染的头发简直丑爆了这些幼稚的理由吵上一架,不过总没过几天就和好,靠在一起看同一本少年jump,商量着下一次试试染白色怎么样。




后来,少年的锐气和锋利仿佛成为了成长的养分,长成立派的大人之后便不见踪影。




自打成年以后,他们似乎便没再吵过架,若有意见分歧,往往总是会有人先让步。




有时是他,但更多的时候,是松本润。




这大概会跌破很多人的眼镜。在他们眼中,二宫和也是个云淡风轻的人,对什么都不甚在意,进退自如,而松本润则看起来就很难对付,是块硬骨头。




但相比起众人印象中那个面孔冷酷的男人,提起松本润,第一时间浮现在二宫脑海里的是他一脸拿自己无可奈何的神情,又或者是他永远含着笑注视自己的那双眼睛。




他们是那么不同。




可他们如此相像。


 


03




 二宫叹了口气,站在家门前踌躇了好一会儿,还是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沙发上的人听到动静猛地弹起来,有些慌乱,




“你,你回来了。”




“唔。”




“额,你吃过了吗?厨房里还有……”




“润君,我想休息了。”




二宫放好鞋,直起身看着沙发前那个话被打断而有些手足无措的人,笑了笑,




“最近有点忙。”




“我只是想和你谈谈,你最近很奇怪……”




“抱歉,我现在真的很累,可以下次再说吗?”




语毕他装作没看到松本润一瞬间暗下去的眼神和攥紧的拳头,不等对方回答就匆匆地关门进了房间。




两人都心知肚明这拙劣的谎言,松本却不知道这生硬的疏远是何缘由。




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地讨好和试探,一次又一次被冷淡的拒绝。




二宫已经不能再面对他那失落的表情。




明明罪魁祸首就是自己,不是吗?




为什么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不要靠近我不就好了吗?




口腔里持续传来一阵阵剧痛,二宫倒在床上,疲惫地用手臂遮住了眼,自嘲地勾起嘴角。




不要靠近……我这个对你抱有肮脏幻想的人啊……


 


04




二宫和也喜欢上了松本润。




更确切地说,二宫和也突然发现自己早就喜欢上了他的弟弟,松本润。


 


05




鲜少有人知道,除了同学,朋友,同居人之外,他们间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第一次见面时,松本润半个身子都掩在他父亲的大腿后,只露出一个脑袋怯生生地看着他。




和子妈妈把他牵出来,蹲在二人中间,让两只小手交叠在了一起。




“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兄弟了,和也和小润要彼此照顾噢。”




那时,他们十三岁。


 


06




那之后又过了十三年,人前他们是“J”和“Nino”,人后他们是“润君”和“Kazu”。




他几乎从来没有叫过他“弟弟”。




也许一开始是因为青春期的别扭和叛逆,到后来,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默契。




一种,只有自己知道的,私心。


 


07




在滑雪场里嘴上嫌弃却不放开紧紧抓着的手,对着女生的短裙吹口哨,光明正大地看对方的情书,翘课时互相打掩护,为对方打一场不明缘由的架,指着鼻青脸肿的伤口发笑。




二宫曾经天真地以为,即便少了血缘的羁绊,他和松本之间,是亲密无间的亲情和友情。




所以才能一起度过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初中,高中,大学,然后顺理成章地同居。




“松润和nino,感情真好啊。”曾有人这么说。




那当然了,二宫偏过头去,现在他需要抬头看他了,曾经是个矮他一截的小包子。




他最亲爱的弟弟。


 


08




意识到对他存在着异样的感情,是件很突然的事。




松本润公司的年会,可以携带亲友参加。




二宫本来只想宅在家打游戏,松本却雷厉风行地帮他找好了所有的衣服和配饰,坐在他跟前挡着电视机屏幕不动了。




“你真的不来吗?”




千百个的借口在对上那双眼睛时瞬间被忘得一干二净,从小到大,只要松本润露出那样的神情,他必败无疑。




无论是十三岁的松本润,还是二十六岁的松本润,二宫和也从来都无法拒绝他。




就当是蹭饭好了。




他有些痛恨自己的软弱,嘴角却因为从松本润的手掌上传来的温度而上扬。


 


09




音乐很动听,点心很美味,同事很友好,他的好心情本可以持续到结束。




只是……




“Nino,怎么了?”




隔壁新认识的小哥见他心神不宁,频频向外张望,关心地问了一句。




“噢,J…不是,松润他去厕所好久都没回来,我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喝多了。”




“他没事啦。”小哥故作神秘地拍了拍他的肩,“不要着急,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二宫还因为他那莫测的微笑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没继续问下去对方就兴奋地开口,




“喏,松润来了。”




他随着那人的目光看去,灯光骤然变亮,松本润踏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踏上了舞台。




10




惯例压轴,由业绩最优秀的公司成员出演的舞台剧。




松本润身为年轻一辈中最出挑的那个,自然地担纲了男主角。




改编自上一季大热的多拉马,讲述的是为了爱情远赴法国的巧克力职人归国后与心目中的女神再度重逢的故事。




话题劲爆,剧情紧凑,演员养眼,博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二宫的心在这火热的气氛中变得冰冷,一点一点地往下坠落。




高潮来临,松本润把女主角搂在怀里深情告白,明眼人都期待着接下来那梦幻的亲吻。




他再也无心维持脸上那僵硬的微笑,低声说了句失礼了就朝门外奔去。




把如雷鸣般的起哄声留在身后。


 


11




“你怎么先回来了?电话也不接,我找了你好久。”




松本推门看到自己下台后就消失不见踪影的人正好端端地坐在电视前操纵着手柄,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




趁着地图切换的功夫,二宫抬起头,故作暧昧地朝他挤眉弄眼。




松本怔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他在暗示什么,“别闹了你,瞎想什么。”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松本又开口,“你都看到了啊。”




二宫轻笑一声,“是啊。”




“你……有什么感觉?”




“感觉吗?”二宫手上动作不停,脸上的表情模糊在光影之间,“总觉得看到了兄弟不该看的东西啊。”




当然不是。




“只有这样?”




怎么可能。




“只有这样。”




骗人。


 


12




“我知道了。”良久,松本的声音再度响起,似乎带着压抑的怒气,“很晚了,你也快休息吧。”




自始至终二宫都没有回头,只注视着屏幕上不知疲倦跳动奔跑的小人。




门砰的一声在背后关上。




他终于放下了手柄,他什么都不能说。


 


13




从酒店里逃出来,脑海里全是松本润闭了眼睛要吻下去的画面。




夜风吹拂,过往的画面浮上心头,他突然就明白了。




念他情书时阴阳怪气的调子,他吵着要把自己当抱枕的暗自欣喜,不愿意和别人一样而固执地只叫他J。




原来这是嫉妒。




原来这是喜欢。




不知从何而去,不知去向何处。


 


14




那天二宫辗转反侧,彻夜无眠,还没等他厘清思绪,另一件事就更快地袭击了他。




口腔左边最里面的牙龈开始传来剧烈的痛感。




他告假去了诊所,拍片之后医生告诉他,




“这是由于智齿而产生的发炎疼痛噢。”




“智齿?”




“嗯,智齿萌出的年龄差异很大,不过一般在二十岁左右萌出……”




二宫听着白袍医生的专业术语,思绪蔓延开来。




二十岁啊,那时的他们,在做些什么呢?


 


15




正是面临着人生某一阶段结束和开始的转折点。




那段他和松本边准备毕业论文边投简历边找房子的时光突然漫上心头。




忙得焦头烂额,却因为有了身边那人的陪伴,很辛苦却不觉得累。




后来他们顺利毕业,拿到了心水的offer,房子也交了定金,开始构筑未来要一起生活的家。




……家?




他有些恍神。




难得空闲,二宫常被松本拖出去挑选家居用品。




“这种事情,你决定就好了嘛。”




“那不行啊,是要和Kazu两个人住的地方呢。”松本左手右手各拿着一个抱枕,一脸认真,“你喜欢哪个?”




“不都一样嘛……”话没说完就被较真的处女座的眼神吓了回去,“好啦好啦,紫色那个。”




“嗯,我也觉得,它比较软你垫着也舒服些。”松本点点头,碎碎念地把被光荣选中的留下。




他们在商场耗费了整整一天时间,坐到车里时二宫几乎瘫在副驾驶上。




“明天再来一次,应该就可以买够了。”松本核对着小票和手机上的备忘,兴致高昂。




“啊?还要来?”二宫瞪大了眼睛,在得到确定却不容拒绝的答案后有些泄气,“还不知住多久呢,保不准一年后你就找到个翘臀美女成家,徒留我孤家寡人一个空守着这些也没用啊。”




“不会的。”




松本的回复来得迅速又坚定,把他小小吓了一跳。




“诶?”




“我说,我不会的。”松本戴上墨镜,语气里的high tension被正经和认真取而代之,“我会陪着你,不会扔下你孤家寡人一个的。”




顿了顿,他转过头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谁叫你是哥哥嘛。”




“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二宫嘴上嘟囔着吐槽,心里却被窃喜填满了。


 


16




他终于明白那喜悦并不是毫无缘由,在认清自己的感情之后。




不是没有想过就这样隐藏着感情,永远占据着他身边最亲密的那个位置。




或者,勇敢地对他告白,结局会是怎么样?




可是,然而。


 


17




“……虽然现在只有发炎的症状,但有了不正常生长的苗头,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有些阻生智齿会排挤侵占正常牙齿生长的空间……先生,先生,你在听吗?”




“啊,请您继续。”




“总之,侥幸和放任只会让后果越来越严重,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还是建议您尽快拔除。”




“……我知道了。”


 


18




可是他怎么能这样自私,用一段错误的情感将松本润困住。




也许在他心中,早已勾勒出未来的家的形状。




和另一个人的家。




他会有贤惠的妻子,调皮的女儿,可爱的宠物。




然而他怎么能这样自私,让松本润有背负上背德的罪名的任何一丝可能。


 


19




“喂您好,深山医生吗,我是前几天和您见过面的二宫……”


 


20




预约的那天很快就到了,躺上治疗椅的前一刻,手机“嗡”的震起来。


 


【From Sho:适合的房子找到了,这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看看?p.s松润一直在问你的事,我快招架不住了。】


 


【RE:多谢,相信你的眼光,找个时间签约吧。J的话,不用管他。】


 


二宫回复完,抬起头正好对上戴着口罩,只露出半张脸的医生的眼睛。


 


他把手机收好,笑了笑,


 


“你的眉毛,很像我弟弟。”


 


“噢?”深山医生挑起一边眉,颇有些兴味,“也有人长着这样的眉毛吗?”


 


“嗯,连挑眉的小动作都很像。”


 


“你很喜欢他吧?”深山突然说道,不顾二宫一瞬间的怔愣,又自顾自地接下去,“提起他的时候会忍不住笑出来了呢,现在关系那么好的兄弟可不常见了。”


 


二宫闭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了温柔的弧度。


 


“我当然很喜欢很喜欢润君。”


 


“说是最喜欢也不为过吧”


 


“他可是我独一无二,最亲爱的弟弟啊。”


 


21


 


“我来为您讲解一下术后的注意事项,二宫先生……您是哪里不舒服吗?伤口很痛?您怎么……哭了?”


 


END


——————————————————————————————


原本的脑洞是


“拔完智齿后要多久才能接吻呢?”


“现在就可以噢”


然后……